欢迎访问中国土地估价师与土地登记代理人协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会员服务 > 业界观点 > > 详情

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探索

来源: 日期:2021-11-09 08:59:51
苏州天元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 徐进亮 尧羽菲 宋佳波
摘要:促进生态产品生产和价值实现是自然资源管理部门的重要职责,2021年自然资源部在全国多地启动了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工作。在各地试点工作加紧开展的背景下,作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重要环节之一,建立一套科学合理、可工程化实施的价值评估核算体系,是首要探索的研究方向。本文立足于生态产品价值评估的现有研究基础,结合试点地区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实践,探索构建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体系,提出重点研究内容,为其他试点地区开展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核算工作打下一定基础。
关键词:自然资源; 生态产品; 评估核算
 
        2021年4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简称《意见》)提出要加快推动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作为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主要职责部门,自然资源部按照中央的有关要求,于2020年4月和10月发布了第一批和第二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典型案例,随后在2021年在苏州市吴中区等全国6个城市内先后启动了“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试点工作要求加快建立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为后续探索多元化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夯实基础,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提供理论和实践支撑。
        2021年6月《自然资源分等定级通则》《自然资源价格评估通则》两项行业标准的颁布,力求扩大自然资源领域评价评估范围。虽然两项通则对于自然资源生态价值有所提及,但未有详尽说明;而生态产品价值评估却是现阶段自然资源部开展试点工作中的重点内容之一。因此,本文基于两项通则,结合苏州市吴中区开展的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工作,对生态产品价值评估工作开展一些探索研究。
        1 生态产品价值评估基础 
        1.1 生态产品概念与分类
        《国务院关于印发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的通知》将生态产品定义为“维系生态安全、保障生态调解功能、提供良好人居环境的自然产品,包括清新的空气、清洁的水源、茂盛的森林、适宜的气候等”[1]。综合考虑国内政策文件对生态产品概念的界定、地方实践对价值实现机制的探索和国内外学术研究对生态系统服务内涵的分析,生态产品是指“良好的生态系统以可持续的方式提供的满足人类直接物质消费和非物质消费的各类产出”[2]。
        生态产品分类目前没有统一的规范标准,造成现有的生态产品分类不一。1)参照MA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分类将生态产品划分为有形产品、支持调节服务、美学景观服务[3];2)依据公共产品理论可分为全国性公共生态产品、区域或流域性公共生态产品、社区性公共生态产品和“私人”生态产品[4];3)依据生态系统服务分类可分为供给服务、调节服务、文化服务和支持服务四个大类。目前在浙江丽水、南京高淳等地开展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中,是将生态产品划分为物质形态生态产品、调节服务形态生态产品与文化服务形态生态产品。此种分类方式在国内受到广泛肯定,分类体系较为成熟,同时也为建立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体系奠定了坚实基础。
        1.2 现行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方法
        以行政区域单元生态产品总值为主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遵循先物质量、再价值量的原则。首先统计生态系统在一段时间内提供的不同生态产品的产量,然后优先采用市场价格,暂无市场定价的产品采用替代市场技术和模拟市场技术(见下图),计算不同生态产品的单价,最后核算行政区域单元内的生态产品总值。
图1 常用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方法
        现行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发展较为成熟,能评估出生态产品所蕴含的经济价值,核算的是地区“生态底账”,可以在“两山”转化的识价值、摸家底、助转化等环节发挥积极作用。但是因为侧重于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的核算,着重于体现绿色生产能力,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如理论基础不够完善;指标缺少可对比数据,受主观因素影响较大;收益预测难度较大,适用范围小;统计工作量大,不易计算资产未来收益;核算结果体现的是一个宏观平均化的量值,无法完全反映区域的具体生态系统特征等等。因此,以更扎实的两个通则等技术体系为依托,解决生态资源在流通领域的价值计量和转移问题,考虑不同类型生态产品的商品属性,构建一套在自然资源框架内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评估体系。
        2 探索构建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体系
        本文从理论与实践进行探索,依托《自然资源分等定级通则》与《自然资源价格评估通则》两项行业标准,系统性梳理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评估思路。
        2.1 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的理论探索
        2.1.1 生态产品价值评估以自然资源资产价值评估为支撑
        《意见》中明确指出,以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调查监测体系为依托,在生态产品基础信息调查基础上,探索不同类型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推进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标准化。自然资源分类、确权、调查是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工作的基础,生态产品的调查、分类等工作是建立在明确的自然资源基础信息之上,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下的生态补偿、赔偿与生态指标交易等工作开展则是建立在明晰的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基础之上。因此,对自然资源资产价值的评估是开展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工作的基础和支撑,是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的重要参考依据。
        2.1.2 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是自然资源生态价值评估的延续
        自然资源资产是指有法可依、可确权、可定价、具有稀缺性、有特定空间形态边界的自然资源[5]。生态资产则是具有生态效益的自然资源资产,能进一步转化为生态产品。生态产品作为生态资产的产出,价值评估核算可以看作是生态资产评估核算的延伸,更是自然资源生态价值评估的延续。
        《自然资源价格评估通则》中对于自然资源生态价值定义解释,专指自然资源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包括供给服务、调节服务和支持服务四类惠益的货币化[6]。由此更加印证了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是自然资源生态价值评估的延续这一观点。
图2 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核算理论逻辑
        本文认为,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可在自然资源调查的基础上,厘清生态资产,划分生态产品种类,通过对生态产品的数量、质量、权属、结构、空间分布等信息的调查,以《自然资源分等定级通则》与《自然资源价格评估通则》为参考,从生态产品质量、稀缺程度、市场认可度等方面,构建生态安全、生态环境、生态利用、生态文化、生态管理等多因素指标体系,科学划定不同类型生态产品等级,综合考虑生态保护与产品开发成本,运用适当的方法对各类生态产品进行价格评估,综合计算生态产品价值,构建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核算体系。
        2.2 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的实践探索
        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地处太湖中心区域,是全国唯一的整岛风景名胜保护区,拥有长三角地区极为稀缺的生态环境和自然人文资源。基于金庭镇优异的自然资源禀赋,自然资源部在苏州市吴中区太湖生态岛(金庭镇)开展了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
        根据金庭镇现阶段三调地类统计,金庭镇园地为主要地类,约占整岛土地面积的一半,以果园与茶园为主,多种植有柑桔、青梅、银杏、枇杷、杨梅、银杏、石榴等水果以及“碧螺春”绿茶等。其次为林地,约占整岛土地面积的六分之一,包括乔木林地、竹林地、灌木林地等,主要是马尾松为主的针叶树和常绿阔叶树的混交林。
        园地与林地作为金庭镇生态产品产出的主要载体,本文以此作为切入点,开展评估核算实验,总结案例经验,逐步将以果、茶、林为代表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扩展运用到其他自然资源领域。
        2.2.1 金庭镇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实践案例
        步骤一:金庭镇园地、林地资源调查及价值核算。通过对园地、林地资源的调查,依据《自然资源分等定级通则》与《自然资源价格评估通则》,结合金庭镇农用地基准地价成果,将园地、林地分等定级,评估各个等级园地、林地平均价格和租金价格,核算园地、林地资源资产的经济价值,编制园地、林地分等级平均价值表。
        步骤二:金庭镇水果、茶叶、林木资源调查及价值核算。对水果、茶叶、林木资源进行横向的品种分类和纵向的品相分类,构建多因素评价指标体系对水果、茶叶、林木产品进行综合定级,采用质量分级、均值均价的核算方法,依据市场定价,科学计算不同种类、不同品相的水果、茶叶、林木价值,分别编制果、茶、林分等级平均价值表。
        步骤三:以园地、林地及水果、茶叶、林木分等级平均价值表为基础,分别编制园地、林地及水果、茶叶、林木资源资产经济价值量表,用以反映一段时间内园地、林地及水果、茶叶、林木的期初存量、增加量、减少量、期末存量,为后续开展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提供参考。
        步骤四:明确金庭镇生态产品分类和对应的价值核算指标以及具体算法、数据来源、统计口径等,形成以园地、林地及水果、茶叶、林木相结合为代表的,生态资产与生态产品价值相结合的综合评估核算体系,同步编制生态产品实物量与价值量表,构建工程化实施的金庭镇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
图3 金庭镇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
        2.2.2 案例启示
        启示一:可将金庭镇园地、林地及水果、茶叶、林木的分等定级和价值评估经验,逐步拓展应用到耕地、草地、水域等生态资源环境中,探索对自然资源领域的生态产品进行科学、统一、规范的分等定级与价格评估,进而更加准确地核算各类生态产品价值。
        启示二:借鉴“物质产品价值+自然资源资产价值”核算思路,探索构建自然资源领域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指标体系和价值计量方法,编制生态产品实物量与价值量表,为进一步研究生态产品从初级产品到终端产品的价值增值核算,为全面反映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程度提供思路。
        启示三:根据自然资源领域的生态产品的分等定级与价值评估结果,以及生态产品实物量与价值量表,可借鉴土地开发利用适宜性评价模式,从生态产品保护情况、供给能力、价值潜力、实现路径等方面开展生态产品开发利用适宜性评价工作,划定生态产品开发适宜性等级,确定各类生态产品开发利用方向和优先次序,探索促进生态产品等级质量与价值提升的路径。
        3 展望与思考
        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的研究应重点向三个方面开展:
        一是研究建立科学合理的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分类体系,在明确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内涵的基础上,明确生态产品调查对象,拓宽自然资源调查范围,为后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等工作奠定基础。
        二是在自然资源价格评估的理论和框架下,研究构建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方法、理论与框架,在形成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技术体系的同时进一步健全自然资源资产核算体系。
        三是研究自然资源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评估成果在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工作中的应用,重点是在自然资源资产平衡表和生态产品实物量与价值量表编制、自然资源资产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评价考核、生态补偿政策制定、开展生态指标交易(如森林覆盖率交易、碳汇交易)、促进生态产品质量等级提升工程等方面的应用。
 
参考文献
[1]卞文志. 让“生态产品”更好地为社会发展服务[J]. 云南林业,2017,38(03):63. 
[2] 马建堂.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机制与模式[M]. 北京:中国发展出版社,2019:8.
[3] 张林波,虞慧怡,郝超志,王昊,罗仁娟. 生态产品概念再定义及其内涵辨析[J]. 环境科学研究,2021,34(03):655-660.
[4] 曾贤刚,虞慧怡,谢芳. 生态产品的概念、分类及其市场化供给机制[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4,24(07):12-17.
[5]林 坚. 空间治理问题的思考[J]. 土地科学动态, 2018(6):4-7.
[6] TD/T 1061-2021,自然资源价格评估通则[S].
[7] TD/T 1060-2021,自然资源分等定级通则[S].
信息服务
资格考试 继续教育 机构备案 会费缴纳 年检注册 会员入会 评价系统 报告备案 交易案例 执业登记

本网站从行业工作角度出发,所载信息部分来自相关媒体,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协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柳树路17号富海国际港1506 | 邮编:100081 | 传真:(010)66562319 | 京ICP备060252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