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土地估价师与土地登记代理人协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会员服务 > 业界观点 > > 详情

多地公积金额度告急真相:被挪用建设保障房

来源: 日期:2013-10-21 08:56:32

  1877亿元、1608亿元,这是截至2012年底北京和上海公布的公积金结余资金量,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地。无法想象,如果这笔巨额资金被花光或者被挪作他用,会有什么后果。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对各地公积金归集和使用情况进行了全国范围的抽查,上周刚刚向部里做了汇报,一些城市确实存在额度紧张的情况。”住建部公积金督查中心的一位官员近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上述督查中心官员眼中,最近出现的公积金额度紧张原因很简单,即今年国五条出台之后,各地购房需求出现了集中爆发,公积金个贷大量积压导致贷款资金放量。

  然而,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地方政府的“算盘”里,却算计着另一笔更为“精明”的账:一方面集体采取“拖延”策略控制贷款流出;另一方面“公积金援建保障房建设”的思路却越走越活。

  上述督查中心官员表示,如果公积金用于保障房建设,地方政府不但能获得比个贷或者银行活期更高的利息收益,还可以不必专门划拨用于保障房建设的资金。

  公积金告急真相

  10月13日和14日两天之内,北京、广州、上海三地的公积金管理部门集中辟谣称:“公积金额度充足,并不存在贷款难、提取难的问题。”

  一时之间,从杭州、南京、武汉等热点城市,到西安、郑州、济南等中等城市,甚至从未传出过“额度紧张”的小城市漳州、通辽等地的地方公积金管理部门也纷纷表态“公积金余额充足”。

  事实上,地方公积金管理中心众口一词、言之凿凿的表态却并未打消各方对于“公积金额度告急”的猜疑。

  “目前,一部分城市的公积金额度确实存在紧张的情况。”10月15日,住建部公积金督查中心官员对记者坦承:“这种情况从今年5月份之后开始比较明显,到目前已经有所缓解了。”

  为此,记者分别拨打了上述其中几个城市的多家银行电话发现,除北京、上海等少数城市的银行表示公积金业务照常受理外,所咨询的多数城市均有银行表示暂停办理组合贷款或者二手房公积金贷款业务,甚至有部分城市的银行表示由于额度受限已暂停办理所有相关公积金的放贷业务。

  “对于额度告急的说法,地方政府肯定是很紧张的,因为这关系到当地大多数在职职工的利益,很容易引起挤提等难以收拾的局面。”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对本报记者解释称。

  而在上述督查中心官员看来,目前出现的公积金额度紧张,原因却很直接简单:“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国五条出台之后,上半年各地购房需求出现了集中爆发,公积金个贷集中放量提取导致了资金紧张。”

  来自上海、苏州等地的公积金管理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发放贷款的数量都超过了归集量,其中上海5月份单月放款72.39亿元,创造了公积金个贷业务开办以来的月度放款的最高纪录,出现“入不敷出”的局面。

  “从目前我们所了解的出现额度紧张的城市来看,这些城市大部分集中在东部房价水平较高的一二线城市,”上述督查中心官员告诉记者,“在其他西部或三线城市很难见到额度紧张的现象。”

  援建保障房算盘

  事实上,公积金告急除了提取放量,还和公积金池子被抽血挪作他用有关。对此,早在今年年中,很多地方早早找到了“拖延”的缓解之策。

  “今年上半年,公积金支出量增多的时候,各地已经出台了收紧公积金贷款的政策,一方面是配合楼市调控,另一方面也控制公积金贷款的支出。”陈国强称。

  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以来不少成交热点城市纷纷出台了收紧公积金贷款的政策。譬如,北京、杭州、徐州宣布推出“个人住房公积金转商业贴息贷款业务”;合肥推出公积金贷款“轮候制”;而广州低调的提取新规和延长贷款发放时间,则是比较少见的双管齐下“组合拳”。

  除此之外,针对公积金提取的相关政策也在8月份以来被集中使用。南京、武汉、厦门等地都限定了公积金已购房账户一年只能提取一次,济南市则要求已办理公积金贷款的购房者不能一次性提取住房公积金账户里的余额。

  记者采访获悉,在地方政府的“算盘”里,一方面集体采取“拖延”策略控制贷款流出,另一方面“公积金援建保障房建设”的脚步却并没有停下来。

  “公积金沉淀资金大都以活期的形态托管在银行,产生的利息加上公积金贷款所得均属于公积金增值收益范畴。”一位公积金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但是如果用于援建保障房,地方政府将获得更大收益,这使得大量沉淀资金被投入到保障房项目建设上。”

  据了解,早在2009年,住建部等相关部门就启动了利用住房公积金闲置资金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的试点工作,试点城市可将50%以内的住房公积金结余资金贷款支持保障房建设,贷款利率按照五年期以上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上浮10%执行。

  这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无疑诱惑力巨大。按照上述地方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的介绍,正常情况下公积金的沉淀资金大都占当期归集资金的五成以上。“如此数额庞大的资金躺在银行睡大觉,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他透露,“现在很多地方,尤其是管理较松的中小城市,都在想方设法‘越线’增加公积金的援建额度。”

  记者了解到,2010年济南市成为山东省首批获批住房公积金贷款支持保障房建设试点城市,而在试点的几年中,济南市将公积金投入保障房的资金量也逐年增加:2010年当年,济南用于支援保障住房建设资金1.91亿元,而到了2013年,按照济南公积金管理中心的计划,将发放9.1亿元贷款用于支持保障房建设;但数据却显示,今年1-8月份公积金结余金额仅为9亿元。

  “济南市的公积金使用率达到了92%,远远高于全国平均65%左右的使用率。”一位长期跟踪济南市公积金政策变化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与一部分资金用于保障房建设不无关系。”

  挪用公积金安全吗?

  不过,出现这样的现象并没有动摇政府对公积金援建保障房思路的坚持。

  “现在,相关部门对公积金援建保障房建设的态度是积极和支持的。”上述公积金督查中心官员告诉记者,“相对于各地的公积金结余来说,试点城市用于援建保障房项目的资金其实只占很小一部分。”

  如今,全国公积金支持保障房试点已由首批的29个城市扩围至93个城市。而按照上述公积金督查中心官员的说法,公积金支持保障房的试点城市还将继续扩围。

  “如果公积金不能用于保障房建设,那地方政府还要专门划拨用于保障房建设的资金,但很多地方政府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拿出这笔钱。”上述公积金督查中心官员表示,“所以现在有很多城市仍然在申请成为公积金支持保障房试点城市。”

  不过,对于公积金支持保障房建设的试点,业内一直存在争议。

  支持公积金结余资金用于保障房建设的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王涌表示:“在现有体制下,高收入群体不屑用公积金贷款购房,低收入群体买不起房,因此他们都不能享受公积金贷款购房的优惠利率。”王涌认为,将公积金用于公租房建设,优先服务缴存群体中的低收入、买不起房的缴存者,公积金制度会更显公平。

  但是,用公积金援建保障房也无疑增加了这笔资金的使用风险。

  “公积金用于建设公租房,资金就沉淀下去了,而且未来贷款规模还将扩大,用于资本市场投资的公积金贷款数量会受影响,这个矛盾怎么平衡?如果公积金援建保障房的收益高于个贷,那么购房者的个贷权益如何保证?”业内分析人士陈剑波称。

  此外,在监管制度设计方面,也存在争议。当前公积金的监管是多头监管,住建部、审计署、财政部都可以监管。这往往导致监管职责的不清晰,近年来各地出现的挪用公积金的“黑洞”、骗套公积金的“地下产业链”,与此有很大关系。

  “是否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一个专门的公积金监管机构呢?”王涌发问。

热点新闻
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信息服务
资格考试 继续教育 机构备案 会费缴纳 年检注册 会员入会 评价系统 报告备案 交易案例 执业登记

本网站从行业工作角度出发,所载信息部分来自相关媒体,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协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柳树路17号富海国际港1506 | 邮编:100081 | 传真:(010)66562319 | 京ICP备06025283号